各地动态-河南长安网

各地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各地动态
【警院之声】疫情与治理:日常互动秩序的重构
时间:2020-05-12 01:09:52  来源:   点击数:

         2020年4月4日上午,一列由上海始发的高铁列车内,两名女性乘客摘下口罩吃东西,引发同排邻座一名男乘客的反感和不满,双方因此发生争执。后经民警调解,当事双方达成和解。

继“电梯间吐口水”“外国人咬伤女护士”等事件后,高铁上“乘客吃饭引冲突”事件再次吸引网民眼球,引发热议。与前者不同,高铁“吃饭事件”起因无关法律,也无关道德。从女乘客角度来讲,两名女乘客泡面的行为,并未违反列车规定,因为列车未规定乘客在疫情期间不能饮食,不能短暂摘掉口罩;也与“公德心”扯不上边,因为事发4月份,全国疫情防控形势已基本向好,她们实在太饿,觉得这个时候吃点东西无甚大碍。从男乘客的角度而言,他与两名女乘客并排而坐,传染风险较大,上前劝阻也在情理之中。所以,男乘客也算不上“无公德”,更说不上违法。3名乘客一没违反法律,二没违反道德,那么,又是何种原因导致了他们之间长时间的激烈争吵呢?

一、疫情背景下日常互动秩序的断裂

高铁是密闭空间,又是公共场所。实际上,它反映了一种日常互动秩序。日常互动是指个人与个人、个人与群体、群体与群体之间通过信息的传播而发生的相互依赖的社会交往活动。日常互动是一种微观情境中的面对面交往,是社会秩序的重要组成部分。构成日常互动需要两个条件:必须有共同遵循的“情境定义”,必须有较强的自我调适能力。然而,受疫情影响,当事乘客的互动条件出现了问题,导致互动受阻或断裂。

(一)情境定义的“失范”

所谓“情境定义”是指人们在互动过程中达成的一种潜在的“共识”(或隐含的“规则”)。“情境定义”不是国家或制度的宏大叙事,也不具有道德层面的价值评判,通常是在互动过程中所形成的理所当然、心照不宣的情境假设,具有深刻的文化心理根基。高铁是人们出行的重要工具,旅客在频繁的出行过程中会形成乘客之间的“情境定义”,起到约束和形塑乘客的作用。疫情发生前的“情境定义”允许乘客在自己座位上自由进食,也无须跟任何人商量,没有人会制止。可是,疫情发生后,受到疫情传播风险的影响,先前的“情境定义”约束力会有所减弱,而新的“情境定义”短时间内又无法形成,一个直接后果是让包括当事人在内的所有乘客普遍处于一种“失范”状态。“失范”让他们缺乏目标指引,行为随意性增大。所以,当事乘客对能否在车厢里吃饭,怎样吃饭,存在认识偏差,更缺乏明确的规范。所以,一言不合,冲突就发生了。

(二)自我调适的“弱化”

自我调适是指行动者通过在情境中界定、分类,让自身与周围的事物相适应的能力。自我调适的一个重要任务是尽量避免互动中的个人困窘发生——困窘是造成互动断裂的重要影响因素,源自自我与他人期待的不一致,个体自我的同时多样性及其暧昧性,是互动中无时不在的潜在危险——以尽量保持情境定义。显然,当事乘客都缺乏这种自我困窘的调适能力。例如,在疫情形势下,女乘客未能就吃饭的时间、地点、方式作适当调整,男乘客也未能就劝阻的言语、态度、方式进行调适,在此过程中,双方都固执己见,坚持自身行为的独立性,并且对于自我困窘没能进行有效平衡,都坚持认为是对方行为导致了自己的难堪,最终导致互动关系的紧张和破裂。

二、疫情背景下日常互动秩序的重构

日常生活秩序是人们自我生活呈现的空间化图景,是由一系列的规则维护的。如果互动中出现了破裂或断裂,在场景中需要自身和他人利用资源予以修复,通过个体和他人的多种纠正性反应以重构情境的秩序感。

(一)政府介入,加强对情境定义“失范”的治理

情境定义“失范”表现上是一种互动秩序的断裂,本质上却凸显了个体自我与现代社会之间的张力,体现了国家治理的重要内涵。面对互动中的“失范”,个人修复能力是有限的,所以,需要政府介入给予纠正。例如,在疫情防控期间,铁路部门应该对乘客的行为作出规定,或提出可行性建议,以尽量减少乘客行为的随意性,实现“有章可循”的互动秩序。十九届四中全会强调,“创新社会治理,需要加强系统治理、依法治理、综合治理、源头治理”;“需要提高预测预警预防各类风险能力,增强社会治理的整体性、协同性、精准性”。因此,政府需要对“失范”实施有效治理。例如,疫情防控期间采取的“封城”“封区”“封村”等措施,既要严防居民随便外出,又要为居民提供充足生活保障;既要严厉打击各类违法犯罪,又要防止侵害群众权益的事情发生。在全球疫情快速扩散的形势下,更需强化社会治理,不断实现疫情防控常态化。

(二)个人调适,实现日常互动秩序的重构

日常互动秩序是一种微观的人际交往秩序,不仅需要政府的积极介入,更需要互动主体的个人调适。一是增强角色领会能力。人们通过彼此语言、姿态的解读和解释进行交往和互动,存在一种角色领会的过程,角色领会的过程是互动行为发生的基本机制。在具体互动中,需要个人在对自我关注的同时,也要积极回应他人对自我的期望。二是提高避免困窘的能力。在任何互动中,参与者都会感到轻微的窘迫,甚至蒙耻,如果不及时调适会给互动带来风险。为避免困窘,参与人需要自我克制,或通过印象管理而维系互动秩序,如列车上当事乘客,需要尽量克制自己的愤怒情绪。三是加强重构情境定义的能力。情境定义是个体表演的框架,经常处于变动之中,如果不进行重构,势必会使互动受阻,需要参与人主动投入精力,充分理解互动产生的意义,在互动实践中达成“运作一致”和“临时妥协”,最终实现日常互动秩序的重构。(河南警察学院治安系讲师、社会学博士郭云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