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治理-河南长安网

综合治理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综合治理
虞城县:以“综治+诚信”之道强“基层社会治理”之身
时间:2018-11-01 07:17:06  来源:   点击数:

    虞城县稍岗镇韦店集村。

    傍晚,村民开始走出家门,或到小广场上健身,或到文化室看书、下棋,一派平安幸福和谐景象。

    “‘综治信用家庭’创建以来,村民的自我约束力更强了,我们村无违法犯罪行为、无纠纷、无非正常上访、无邪教、无重大火灾事故……村民安全感、满意度、幸福指数不断提升。”韦店集村党支部书记杜爱华开心地说。

    像韦店集村这样的情况在虞城县并不是个例。今年3月,虞城县创新社会治理新模式,通过评选“综治信用家庭”,让村民享受无担保无抵押贷款。在“综治信用家庭”评选中,巧妙植入综治元素,使群众实现自我约束。

    全民知法守法、户户讲究诚信、人人参与平安建设的法治环境在虞城逐步形成,虞城群众正享受着平安创建带来的看得见的“红利”。

    一个思路:“综治+诚信”为基层社会治理输入新鲜血液

    基层社会治理,从来就不是一蹴而就,而是需要长期谋划。这不仅需要创新,还需要运筹帷幄的智慧。

    在脱贫攻坚工作中,虞城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光华逐渐意识到,农村振兴,不仅需要“人”和“钱”,还要满足人民群众对平安建设更高层次的需求。

    鱼和熊掌如何才能兼得?一个思路逐渐在王光华心中形成——通过“综治信用家庭”评选,逐步探索农村基层社会治理模式。王光华亲自制定措施、亲自挂帅、亲自出征、亲自督战。一套创新基层农村治理的纲领逐步形成——

    充分发挥金融部门的作用,通过建立完善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制度,促进经济发展和社会大局稳定。

    在评选中,巧妙地植入“综治元素”:由综治牵头,县、乡、村三级层层成立综治信用体系建设领导小组,以社会治理力量为主确定评定组织人员;村级评定组织人员由党员代表、村委成员、优秀群众代表、乡镇信用社负责人等组成;以参与平安建设情况确定加分减分条件……

    一串串综治字符像一根根红线,将“综治”和“诚信”紧紧连在一起,开启了虞城基层社会治理的新模式。

    一个评选——无抵押无担保贷款背后的综治符号

    在后谭村,49岁的李美玲笑盈盈地把摆放在客厅正中央的“综治信用家庭”牌匾拿到院子里让大家欣赏。李美玲是2A级综治信用户,她每年可在农村信用社借贷15万元,无须抵押担保,随用随贷。

    因为第一次借款后还得很及时,而且又在村里积极参与平安建设宣传活动,李美玲现在贷款额度已经上升到了20万元,而且利息也比第一次贷款要低。“我前些日子又贷款10万元,帮大儿子在县城开了一个火锅店。”谈话间,李美玲脸上始终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有人问起如何才能成为“综治信用家庭”,李美玲认真地回答:“必须人品好,多做好事,不能参与邪教、不能不孝敬老人……”

    李美玲说的是她最直观的认识,其实,在这块“综治信用家庭”的牌匾后面,有着一整套严格规范的评选程序。在“综治信用家庭”评选中,虞城县最广泛地调动综治成员单位参与的积极性,最大限度地把综治元素植入其中,潜移默化地推动着社会治理逐步向前发展。

    在一张虞城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福农贷”稍岗乡韦店村信用等级评定与授信评价表上,写明了16项评分内容,包括信用记录、遵纪守法、敬老爱老、道德新风、家庭和谐等项目。并且明确规定,有嫖娼赌博、聚众打架、参与邪教、越级上访行为的,单户家庭中有受过公安机关打击处理的、有现行违法犯罪分子的,经营、制造、销售伪劣产品的,在处理家庭矛盾和邻里纠纷事件中采取暴力违法行为的,等等,只要涉及其中一项,就会被一票否决。相反,对“三八红旗手”、好婆婆、好媳妇以及“微治理”志愿者、“道德模范”、平安建设先进工作者等平安建设积极分子,适当增加评级分值。

    大侯乡任楼村村委会外面的墙上贴着一张“综治信用家庭推荐表”,上面列着101户被推荐为综治信用家庭的名单和投票数。“先由个人自己申请,申请之后先由村里评定,再由村民投票。”任楼村党支部书记任振华说。根据虞城县综治办的初审评选小组成员人数7至11人的要求,任楼村的初审委员会由4名村委会成员、2名驻村干部、1名党员代表、1名电工和1名村医组成。

    101户初选名单确认后,必须公示3天,公示期过后,名单还要送到乡镇去,通过由公安、司法、信访、民政等部门联合成立的评选委员会评选后,再次公示。成为“综治信用家庭”后,虞城县农村信用联社人员依照贷款程序,把“综治信用家庭”成员的信息、贷款额度等输入系统。“农户可以用手机申请贷款,当天就能到账。”虞城县农村信用联社三农信息服务部工作人员谭远峰说。

    一个结果——群众、银行、社会“三赢”

    虞城县新时代基层社会治理模式让群众笑了、银行放心了、社会和谐了。今年4月2日,佟庄村28岁的平亚威在全县第一个申请到了“综治信用家庭”贷款。“贷款马上到期了,我得赶快还上。如果不还,不仅我自己失信,还会连累村里其他贷款户。”平亚威说。

    为加强贷款后的监管,虞城县综治办规定,如果本村贷款户中有2%的人不还款,那么这个村的贷款就会被信用社熔断,其他人今后都不能再贷款了。

    “这就调动了村民之间的监督积极性,也增强了借款人的自我约束能力。”虞城县委政法委副书记杨俊领说,“如果在初选中一个村推选的‘综治信用家庭’不足10%,说明该村村风、民风、平安建设等方面存在问题,同样要取消该村的评选资格。”

    “自从推出这一信用体系后,村民比诚信、比孝顺、比友好,维护自身信用的意识增强了,原先好吃懒做、不务正业的人,为了获取授信身份,开始转变观念,注重邻里关系和睦,不再游手好闲。”佟庄村党支部书记佟新亮说,这为乡村振兴打下了和谐基础。

    虞城县农村信用联社主任靳光先说:“以前因为怕贷出去的钱收不回,基本不做农村无抵押、无担保贷款。现在我们不怕了,从今年4月份至今,我们已累计向虞城县农村放出无抵押无担保贷款3亿余元,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笔到期不还的贷款。”

    要问“综治信用家庭”评选的效果在哪里,看看李美玲脸上幸福的笑容,看看虞城县群众伸出的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