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河南长安网

微博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安互动 > 微博
幼儿园虐童让家长触目惊心,代表热议如何保护我们的孩子……
时间:2019-03-07 09:23:17  来源:检察日报正义网微信公众号   点击数:

   “保障妇女、儿童、老人、残疾人合法权益。”3月5日上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强调。

  上海携程亲子园虐童案、北京红黄蓝幼儿园虐童案、陕西米脂恶性伤害学生案……近年来发生的多起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引发社会广泛关注。代表们在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就未成年人保护话题展开热烈讨论。

  从司法层面

  切实加强未成年人权益保障

  2018年初,最高人民检察院下发《关于开展未成年人刑事执行检察、民事行政检察业务统一集中办理试点工作的通知》,在全国13个省(区、市)部署开展未成年人刑事执行检察、民事行政检察集中由未检部门统一办理试点工作。

全国人大代表、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

  “检察机关的举措切实加强了对未成年人权益的全面综合司法保护。”全国人大代表、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连续三年就未成年人保护在两会上建言献策。他建议,有关部门要结合不同年龄段未成年人的特点,就可能影响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不良信息和适宜未成年人接触的具有正向价值的信息的内容种类、范围等,加快制定相应判断标准,建立信息内容风险识别的“适龄提示”制度,避免违法信息、不良信息继续危害未成年人。

309c232ea3751de9fd6e0a.jpg

全国人大代表、国电黑龙江省双鸭山发电有限公司化学分场青工组组长张海英。

  在一些被曝光的幼儿园、校园虐待儿童事件中,涉案人的施虐手段残忍,让人感到触目惊心。曾任国电黑龙江省双鸭山发电有限公司幼儿园幼师的全国人大代表、国电黑龙江省双鸭山发电有限公司化学分场青工组组长张海英建议加大对施虐者的处罚力度。她认为,对施虐者最高法定刑期三年,不足以抚慰受到伤害的孩子和家长的心理。

  前不久,最高检制定下发的《2018-2022年检察改革工作规划》明确,将建立健全性侵害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信息库和入职查询制度。

  “各地方教育主管部门要对幼儿园用工进行不定期的巡查,对不符合用工规定的幼儿园要严厉处罚,对没有幼教资格的人员一律清退,发现问题及时责令整改,对情节严重的处以行政处罚。建立信息数据库,对已有劣迹和受过处罚的幼教人员,禁止其再从事与幼教相关的职业。”张海英代表兴奋地表示,检察机关从司法层面切实加强了对未成年人权益的保障。

  促进“法治进校园”制度化

  《2018-2022年检察改革工作规划》明确,促进“法治进校园”活动制度化,进一步推进检察官担任法治副校长、未成年人法治教育基地建设等工作。记者获悉,截至2018年12月,省级以下检察院约有6000名领导班子成员受聘为法治副校长,其中检察长约1800名。

309c232ea3751de9fd7f0b.jpg

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省同江市同江镇中心校教师刘蕾。

  担任黑龙江省同江市公益诉讼形象大使的全国人大代表、同江市同江镇中心校教师刘蕾建议,将与未成年人保护相关的法律内容纳入义务教育知识体系中,有条件的地方检察机关可编制适合未成年人法治教育需求的宣传手册,增强孩子们自我保护的法律知识储备。

  在不少未成年人犯罪案例中,均涉及安全上网问题。在马化腾代表看来,除培养未成年人安全上网的意识外,还应全面提升包括未成年人、监护人和学校教师等在内的大众网络素养教育水平。他建议,由民政、教育主管部门牵头,研究制定“全民网络素养”规划。

  专业化与社会支持体系相衔接

  记者了解到,全国不少地方未成年人检察社会支持体系建设有了长足发展,为涉案未成年人提供社会调查、合适成年人到场、法律援助、社会观护、技能培训、人格甄别、心理疏导、亲职教育等方面的专业支持。

  “做好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离不开社会专业力量的配合。”马化腾代表从推动相关研究组织和社会组织视角建议,进一步支持、鼓励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研究组织及社会组织的建立,加强相关问题研究、培养专业人才。

  做好未成年人检察工作,更离不开一支专业化的未检队伍。“在最高检内设机构改革中,令人瞩目的一个改革举措是增设了第九检察厅,专门负责未成年人检察工作。建议各地检察机关充分发挥未检专业优势,建立未成年人法治教育基地,充分应用智慧检务建设成果,创新未成年人法治教育方式。”刘蕾代表表示。

309c232ea3751de9fd870c.jpg

  家庭教育不再是“家务事”

  文 | 李国 康雪颖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中国家庭教育学会副会长赵忠心指出,中国家庭模式从单一向完全家庭、单亲家庭、再建家庭、留守家庭、空巢家庭、跨国家庭、丁克家庭等多样化演变,使家庭教育变得脆弱、多样、复杂而更具风险性。这就要求我们主动适应社会变化,从国家民族发展的战略高度着眼,推进家庭教育。

  在美国等西方国家,民众主动举报虐童事件的积极性很高,这不仅是法律规定的驱使,更是一种文化引导的自觉。而在我国的传统文化里,自古就是“清官难断家务事”,父母虐待子女被归为家事的范畴。

  中国政法大学民法研究所副所长刘智慧曾直言,中国民法中的监护制度长期留有空白,主要原因在于中国在立法和司法理念上普遍认为,未成年人监护是“家事”而非“国事”。

  制定专门的家庭教育法,实现家庭教育法治化,为推进家庭教育提供完备的法律保障是《全国家庭教育指导大纲》提出的一项重要任务。据悉,家庭教育法起草工作已由全国妇联牵头,教育部等部门参与,共同推进。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研究员、家庭教育首席专家孙云晓表示,该法应该既明确家长的主体责任,又要强调政府的主导作用,期待家庭教育法尽快出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