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河南长安网

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安互动 > 微信
国博展览,揭秘张献忠千古谜团、“关外盗墓第一高手”落网记!
时间:2019-01-23 09:36:21  来源:中国长安网   点击数:

   中国长安网见习记者 李诗涵

  近日,《众志成城 守护文明——全国打击防范文物犯罪成果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此次展览包含了14个重点文物犯罪案例,750余件公安机关追缴的文物珍品。2013年以来,涉及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文物犯罪案件达100 余起。

  近年来,文物安全形势严峻,各类文物犯罪活动高发,文物犯罪手段不断升级,呈现集团化、暴力化、智能化趋势,作案愈加隐蔽,监管更加棘手……这样的形势下,公安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文物局等部门联合向文物犯罪“亮剑”。政法干警和“摸金校尉”斗智斗勇的惊险故事,都在这珍贵的展览中一一呈现。

  “关外盗墓第一高手”是如何落网的?

  红山文化发源于内蒙古中南部至东北西部一带,起始于五、六千年前的农业文明,是华夏文化最早的痕迹之一。中华民族向来以“龙的传人”自居,红山文化的龙形玉器就见证着中国人“龙”文化的起源。这里的玉龙有着“中华第一龙”的美誉。

  然而,一件件承载着中华民族文化之源的文物,却被盗墓分子挖走,沦落为赌桌上的筹码。

  玉龙(约公元前4700年-前2900年)

  辽宁朝阳“11.26”系列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案追缴一级文物

  玉龙(约公元前4700年-前2900年)

  辽宁朝阳“11.26”系列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案追缴一级文物

  姚玉忠曾被称为“关外盗墓第一高手”,是盗墓界的“祖师爷”。从2008年就开始对红山文化文物下手。

  “他盗墓为的是在赌场上一掷千金。”办案民警对中国长安网记者介绍,姚玉忠在河北某赌场欠下七千多万的赌债,来不及出售文物换钱而又急需赌资时,直接拿文物抵押。“值一百万元的他要五十万,甚至不看价格,直接十万元一件,当场抵押掉,鲜有赎回。”

  数年的犯罪经验培养了姚玉忠小心谨慎的性格,这使得抓捕他的工作异常艰难。

  2013年下半年某个夜晚,辽宁省朝阳市公安局文物保卫分局局长王红岩带队提前布控,对此异常敏感的姚玉忠嗅到危险,迅速跑到苞米地里。一会儿过后,民警听到了一两公里外的摩托车响:“姚玉忠跑掉了!”

  后来王红岩才得知,当晚姚玉忠不小心掉沟里了,把肋骨摔断了三根。去住院之前,姚玉忠害怕被跟踪调查,特地去找人打了一架,然后去医院说是打架把肋骨打断的。

  2014年12月7日凌晨三点多,内蒙古自治区宁城县天义镇天义宾馆,朝阳市公安局有组织犯罪案件侦查大队大队长张金宝接到通知:“队长,嫌疑人用自己的身份证开了两个房间,目前尚不清楚他本人住在哪一间!”

  这是一次对姚玉忠的抓捕行动。张金宝接报后下令抓捕队分为两组,同时对两个房间进行搜捕。就在此前,办案民警甚至都弄清楚了宾馆房门是采用防盗链还是防盗栓。

  “砰”的一声,宾馆两个房间的门同时被打开。“不许动!”民警们迅速扑上前,将姚玉忠摁在床上。

  这位被称为“关外盗墓第一高手”的“祖师爷”终于落网了。

  姚玉忠被押上庭

  连泥带土,175名犯罪嫌疑人,10个摧毁盗墓、倒卖文物犯罪团伙相继落网。追缴文物1168件(套),其中国家一级文物125件(套)。有专家说,这些东西市场拍卖价格逾5亿元。此案也就被称“共和国涉文物第一大案”。

  一同落网的另一个盗墓成员冯强(化名),他身上文满了纹身,前胸是龙,后背是四大天王,左肩是杨戬,右肩是弥陀,左腿是耶律休哥,右腿是哲别。

  他曾对办案民警狡辩说,自己小时候喜欢听评书,憧憬古代的人物故事,就去挖墓。“有时候挖完墓,就会想古代人到底怎么生活,“他说:“他们跟咱们现代人,我感觉没有太大区别。”

  “那你到底为什么盗墓?”民警问。

  “……还是为钱。”这个大盗最终坦承。

  深挖黑恶“保护伞”,扫除盗墓“无间道”

  山西闻喜,地下文物丰富,不仅有仰韶、龙山时期和商周时期的文化遗址,还有春秋战国、汉、唐、宋、清等时期的多处古墓群。多年来,盗挖古墓葬犯罪一度十分猖獗,大量珍贵文物被盗挖、贩卖。

  这片国家文物保护区不仅被盗墓分子挖得“千疮百孔”,而且,这里还有黑社会、“百家乐”网络赌博以及贩毒吸毒的社会毒瘤,更让人没想到的是,这里有的警察还和犯罪分子同流合污。

  闻喜这淌污水之深,超乎寻常。

  2016年,山西闻喜县公安局局长张少华安排了一出“声东击西”的戏码——表面上带着整个刑警大队侦破一起盗窃案。实则,行动真正目标是抓捕民警张选忠。张选忠被人举报盗墓,已经在逃近一年。

  每次抓捕张选忠,张少华都亲自坐镇,可足足五次,还没等行动,就走漏了风声。这让张少华感到可怕——局里必有耳目,但又不知隐身何处。

  经过侦查,结果令人大跌眼镜,另外的“卧底”居然是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的一位女协警。她本应该监控保墓区,然而她却把摄像头并对准了张少华的办公室。她会把张少华的行踪实时发送给跟着张选忠在岭上盗墓的丈夫。此外,她还负责观察墓葬附近警车进出情况。

  事发后,这名女协警被刑拘。审讯时,她突然吞了戒指。

  兽面纹青铜鼎(约公元前16世纪—约公元前11世纪)

  山西闻喜“6.03”系列盗掘古墓葬案追缴一级文物

  2016年4月17日,张选忠落网。然而张选忠只是闻喜盗墓集团的冰山一角,他服务的对象是山西赫赫有名的“侯氏家族”, 侯家以血缘关系为基础,以家族势力为支撑,控制毒品、赌博等行业,形成稳定盗墓犯集团的黑社会集团。

  以侯家为首的黑社会,追债惯用酷刑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当问到受害人之一——张金珠,他当初到底受到怎样对待时,他的双手颤抖,掩住双眼,嘴唇不停颤抖,说“我不敢想”。

  2012年底,为了追讨90万赌债,侯家老三侯金海用刀切了张金珠的大腿,又叫医生给他缝上。然后,又让手下把张金珠吊起来,用老虎钳把钢针把六根钢针一根一根扎进张金珠的脚趾缝。除此以外,他每天都被吊起来,棍棒相加。

  这一切都发生在闻喜县神柏的一座独立院落,是侯金海专门买来关押欠债人的,安装了自制的手铐、脚镣、监控。民警发现这个院子时,窑洞内墙上还有四个大铁钉,上面挂着绑人手脚的铁链。

  面对这种非人的酷刑,没有一个受害者敢报案,是因为侯家兄弟“上面有人”,此人正是闻喜县公安局副局长景益民。

  多年来,景益民“保护”侯氏家族的黑社会活动。办案人员查到的景家、侯家家族的银行卡有上百张,可户头里都是空的。而从交易流量来看,其银行流水达到了1000亿元。

  

青铜觚(约公元前16世纪—约公元前11世纪)

  山西闻喜“6.03”系列盗掘古墓葬案追缴一级文物

  懋青铜尊(约公元前11世纪—公元前771年)

  山西闻喜“6.03”系列盗掘古墓葬案追缴一级文物

  一路查下来,该案牵出了局里的多名民警,有巡逻队员、中队长、大队长、甚至副局长。这一仗的艰苦,超乎想象。两年多来,局里似乎出现了某种“倒错”,小的抓老的,下属审领导。

  

    案子越扩越大,赫赫战果背后,暗涌着危机。张少华说“打黑的案子,反扑和报复是必然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在公安局的大门口,总停着盯梢的无牌车辆。张少华母亲家门口,突然出现了一叠冥币。一晚,张少华开车时,一辆尾随的无牌越野车突然加速,试图侧身撞击。张少华连开三枪,才逼退对方。

  “我们微信群里,兄弟们都会在固定时间报个平安,就几个字:我还活着!”张少华说。

  2016年6月3日下午,侯金发被公安局抓获。年底,李晓东、景益民等陆续到案。今年2月,侯氏兄弟涉黑案公开宣判。其兄弟4人共涉10罪,不但有盗掘古墓葬及倒卖文物犯罪,还有开设赌场、敲诈勒索、非法持枪、非法拘禁、故意伤害等罪名。侯二、侯三被判处无期徒刑;侯老大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侯四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

  

左图:押解被告人到庭。右图:山西运城市人民检察院专案组审查案卷和视频材料。

  破解张献忠沉银之谜:对抗高科技的隐蔽盗墓

  古今中外,很多历史传奇故事中遗失的财宝,令无数盗墓贼垂涎不已。此次展览中,四川彭山江口古战场遗址考古展出的文物,就是因一个三个多世纪前的历史传说而浮出水面。

  相传公元1646年,大西皇帝张献忠面对来势汹汹的南下清军,便带着掠夺来的金银财宝逃进川南,却不巧被自己的死对头杨展伏击。张献忠中计后败走撤回成都,并把船队所带的财宝悉数沉入江底。这“江口沉银”的谜团虽为野史记载,却一直在当地广为流传,有童谣唱:“石牛对石鼓,银子万万五。有人识得破,买尽成都府。”

  2005年4月,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区修建饮水工程时在江口岷江河道发现一段木鞘,内藏7枚银锭。江口岷江河域有沉银的消息不胫而走。

  2014年初,数十名文物盗贼蜂拥而至,像嗅到肉香的老鼠开始伺机而动。红外夜视仪、金属探测器、三维立体成像探测仪等先进设备和信息技术手段被盗墓分子广泛利用,潜入江底疯狂盗掘。

  彭山警方经过初查后成立专案组展开秘密调查。2014年12月的一个夜晚,办案民警骑着摩托车,进入岷江大桥前,他关闭了车灯。在离江口镇政府还有数百米之外,他靠边停车,步行前往。

  深夜12点的江面一派热火朝天,虽然船只都没有开灯,但船上有人打手电筒,他借着微弱灯光发现,一公里长的江面上,居然有二十多艘渔船。岸上古街边的居民二楼上,不少中年人正在打望,据警方推测应该是下水盗宝者的父母。后经调查,确实是家族式作案。

  

四川眉山“5.1”特大盗掘、倒卖文物案盗墓分子作案用的金属探测仪等工具

  经过多次这样的夜巡,办案人员搞清了下河通道、船只数量、人员组成等情况。反复侦查后,打掉犯罪团伙10个,摧毁倒卖文物网络9个,抓获犯罪嫌疑人70名,追缴涉案文物1000余件,涉案文物交易金额达3亿余元人民币。

  此次案件追缴的核心文物,便是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金印印面阳文九叠篆书“永昌大元帅印”,印背右侧阴刻楷书印名,左侧阴刻楷书“癸未年仲冬吉日造”。印背上装饰虎形钮。有学者认为这就是张献忠用印。

  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公元1643 年)

  “四川眉山5.1特大盗掘倒卖文物案”追缴一级文物

  此案的侦破也让张献忠江口沉银的传说终于得到了证实。

  与此同时,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和眉山市彭山区文物保护管理所联合组建考古队,开始了彭山江口古战场遗址的抢救性考古发掘的工作。

  这样的案例数不胜数,所幸全国公安机关和文物部门利剑出鞘,向文物犯罪发起凌厉攻势。在2018年7月开始的为期半年的全国打击文物犯罪专项行动中,截至11月15日,共侦破文物案件704起,打掉犯罪团伙140个,抓获犯罪嫌疑人1247名,追缴文物5558件(套)。有效打击和震慑了文物犯罪活动。

  然而,到案的文物却仅仅是冰山一角,大量的国宝还流失在外,等待归巢。

  盗墓影视中“摸金校尉”的拥有各种绝技,理论知识从阴阳八卦到山水走势;装备仪器从罗盘、绳索到强光手电和高倍数望远镜,加上酷炫的特效,看的人眼花缭乱。还有传奇色彩的男女主角,观众自觉将“盗墓者”带上“英雄主义”的色彩。看看展览,便可知现实中的“摸金校尉”涉黑涉暴、为财取命。

  展览解说员告诉中国长安网记者:“当前,打击和防范文物犯罪工作取得辉煌战果,但文物安全形势依然面临严峻挑战,防范和打击文物犯罪工作任重而道远。守护好、传承好祖国珍贵的文化遗产是历史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是我们每个人的事。”